《社会心理学》笔记

[美] 戴维·迈尔斯 《社会心理学》 人民邮电出版社 第11版

部分摘抄,仅作记录,忌断章取义.


第一章:社会心理学导论

  1. 我们总是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想要解释行为,对其归因,以使其变得秩序井然,具有可预见性,使一切竟在掌握中。-P5
  2. 客观事实的却存在,但我们观察时总是带着信念与价值观的有色眼镜。-P6
  3. 思维、记忆和态度都是同时在两个水平上运作的:一个是有意识的、有目的的;另一个是无意识的、自动的。今天的学者称之为“双重加工”。我们的所知比我们想象的要多。我们有两种思维模式:“直觉”和“深思熟虑”。-P7
  4. 科学并非简单地对自然加以描述与解释;它是自然与我们地自我之间互相影响地产物;它对自然地描述基于我们向自然提问的方式。-P11
  5. 价值观隐含于我们对心里健康地文化定义中,隐含于我们对于有关生活的心理学建议中,隐含于我们地概念以及我们的心里标签之中。-P13
  6. “如果我们一开始就给出了真正的研究结论(正如施莱辛格所感觉到地那样),读者也许会认为那些事实‘显而易见’。”-P14
  7. 在评估调查地时候,我们必须将一下四个可能会造成偏差地潜在影响因素牢记在心;不具有代表性的样本,问题的顺序,答案的选项和问题的措辞。-P22
  8. 时验使社会心理学家得以发现社会思维、社会影响以及社会关系的及基本原则。-P25
  9. 我们的行为可能千差万别,但却受同样的社会因素影响。在千差万别的表象之下,我们之间有更多的相似而非不同。-P29

第二章:社会中的自我

  1. 实际注意到我们的人比我们认为的要少。我们总能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地情绪,于是就常常出现透明度错觉。-P34
  2. 我们和他人地交往是双向的。我们对自己的想法和感觉会影响我们对事件地解释和会议,也会影响其他人的反应。而他人也有利于我们进行自我塑造。-P36
  3. 我们把自己和他人进行比较,并思考自己为何不同。-P38
  4. 当面对竞争时,我们常常承认竞争对手本来就固有一些优势,以此来保护我们业已动摇的自尊。-P39
  5. 一个具有相互依赖自我地人会有更强烈地归属感。当相互依赖型的人于家人、同事和朋友完全分开后,会失去那些定义自我的社会联系。-P42
  6. 相互依赖型的自我存在于社会关系中,袒露心声的交流比较少,大多是礼貌性交谈,并且人们更多聚焦于寻求社会支持。-P42
  7. 自我概念是有弹性的(与特定的情境有关),而不是固定不变的(跨情境的持久性)。-P43
  8. 我们关于人或事的自动的内隐态度通常与受意识控制的外显态度不同。-P49
  9. 过度自恋骄傲的可能并非只是你自己,二十你所处的整个群体。波兰大学表现出一种“集体自恋”,坚信自己的国家比其他国家优越,他们对犹太人存在更多偏见。高度集体自恋额墨西哥大学生更可能把美墨边境看成对墨西哥的侮辱,进而以支持抵制美国货进行报复。因此,不论某个人还是某个群体过度骄傲自大时,其他人最终都会跟着遭殃。-P53
  10. 经过这些年,很抱歉我的建议是:忘掉自尊,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到自我控制和自律上。近期的研究表明这将对个人和社会都有好处。-P53
  11. 自律远比自尊更有价值。-P53
  12. 许多人分不清自我效能和自尊。如果你相信你有能力做一些事,这就是自我效能。如果你由衷地资环你自己,这就是自尊。-P56
  13. 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是被外部力量支配地,而还有一些人则感觉发生的事在很大程度上是受自己的努力和机桥所支配的。-P56
  14. 直面你的局限性,毫无疑问它们是你的。-P57
  15. 更多的选择可能会带来信息超载,也带来更多后悔的机会。和那些今今依循课程学习地人相比,自己选择下学期学习课程的学生,更少为重要的考试而努力,且更容易被游戏和杂志所吸引。-P59
  16. 自我服务归因(把好的结果归因于自己,而把坏的结果归因于其他)现象是人民最强有力的偏见之一。-P61
  17. 一般的规律是:群体的每个成员对自己为共同工作所作贡献的评价之和总是超过百分之百。-P63
  18. 虚假普遍性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我们的归纳性结论只是来自一个有限的样本,而这个样本显然还包括我们自己在内。-P67
  19. 不抑郁的人通常显示出自我服务偏差。不抑郁的人将他们的失败归于试验任务或者觉得它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而抑郁的自我评价及其对他人如何看待他们的评价都没有表现出夸大。-P69
  20. 真正的谦卑,与其说是虚伪的谦逊,而更像是不太在意自己。它一方面让人们为自己的专长而信息,另一方面也实事求是地认可他人的专长。-P70
  21. 过分相信自己,使我们显现出对未来的盲目乐观。-P70
  22. 自我服务偏差可以让我们尽情享受生活中发生地美好事情,这点是可取的。但是当不好的事情发生时,自我服务偏差会产生适应不良的影响,导致我们责备他人,或者因应得的东西没有得到而有受骗的感觉。-P70
  23. 有时,人们通过设置障碍来阻挠自己获得成功。这种行为绝不是一种故意破坏自我的行为,而恰恰是为了达到自我保护的目的。-P71
  24. 在任务刚开始时不好好干,这样就不至于对自己产生过高的期望。-P71
  25. 在那些关系到自我形象的困难任务中并不尽全力。-P71
  26. 无论我们是引人注意、胁迫他人还是表现出无助的样子,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我们总是在向周围的观众表演。-P71
  27. 你可以想象,一个低自我监控的个体有可能是粗野迟钝的,而一个高自我监控的个体可能会有与行骗专家相似的不诚实行为。我们大多数人处于行骗专家式的高自我监控和榆木疙瘩式的低自我监控这两个极端之间。-P73

第三章:社会信念和判断

  1. 解释的过程也会左右他人对我们的认知。当我们说某人的好话或者坏话时,人们会试图将那些特质和我们联系在一起。-P81
  2. 我们通过自己的信念、态度和价值观来看待我们的社会。-P81
  3. 一旦人们为错误的信息建立了理论基础,那么就很难再让他们否定这条错误的信息。-P82
  4. 我们越是激励想证明我们的理论和解释可能是正确的,我们就挑战自己信念和信息越封闭。-P82
  5. 我们听到和领会到的其实只是我们一知半解的东西。-P83
  6. 有什么方法能够纠正我们的信念固执吗?唯一的方法是:解释相反的观点。-P83
  7. 旅行只有在回味时才是迷人的。-P84
  8. 在记忆中,事情有必要按照期望的方式发生。-P84
  9. 我们的先入之见会强烈地影响我们对事件地解释和记忆。在许多被称之为启动的现象中,人们事前的判断会强烈影响他们知觉和解释信息的方式。-P85
  10. 我们对一些事务——事实、名字和过去的竞艳——的记忆时外显的(有意识的)。而对其他一些事务——技能和条件特征——的记忆则是内隐的,意识无从知晓。-P87
  11. 能力不足反而会促进过度自信倾向。-P89
  12. 简言之,我们越容易会想起某个东西,哪个东西就越可能是真的。-P93
  13. 与较难图像化的事件相比,为什么那些生动的、更易形象化的事件(例如鲨鱼袭击),或那些症状更易图像化的疾病似乎更可能发生?易得性启发式判断可以解答这一问题。-P94
  14. 简言之,我们为了小概率事件忧心忡忡,却忽略了高概率事件。这就是凯斯·桑斯坦所谓的”概率性忽视“现象。-P94
  15. 至此,事实已经相当明确了,我们天真的统计直觉,以及对统计结果的恐惧,并不是建立在计算和推理的基础上,而是受易得性启发式判断所带来的情绪的影响。-P95
  16. 反事实思维是构成我们幸运感的基础。如果我们刚刚好逃过了一场灾难——避免了因为最后一分钟的失球而败北或者站在里一根坠落的冰柱非常紧的地方——我们很容易想象一种负面的反事实情景(输掉比赛,被击中),并因此而觉得自己”运气好“。从另一方面讲,”坏运气“则于那些本来可以不发生但却发生了的糟糕事件相连。-P96
  17. 另一些实验也证实了人们很容易将随机事件直觉为自己信念的支持。-P97
  18. 人们更经常地为作为而非不作为感到歉意。-P97
  19. 将随机时间知觉为有联系的倾向往往容易产生一种控制错觉,——认为各种随机事件受我们影响。这会驱使赌徒不断下赌注,也令我们其余的人干各种不可能之事。-P97
  20. 我们都喜欢控制感,因此,当觉得控制感丧失时,我们会设法创造某种预测感。在实验中,控制感丧失导致参与者对股市信息产生错觉联系,知觉到并不存在的阴谋,还变得迷信。-P98
  21. 趋均数回归这一统计学现,由于测验分数在一定程度上会随机上下波动,所以绝大部分上一次考试得分很高的人下一次考试分数将稍有下降。因为他们第一次的分数达到了最高值,所以第二次的分数可能下降(“回归”),趋向其自身的均值而不是继续将最高值推向更高。-P98
  22. 事实上,当事情处于最低谷时,我们会尝试任何行为,而无论我们尝试什么——去看心理治疗师,开始一个新的节食和锻炼计划,阅读一本自助书——都更可能带来改善而并非进一步恶化。-P98
  23. 男人比女人更容易想到性,男人也通常假定其他人,包括女人,和他们有着同样的感觉。因此,男人很容易会将女人友善的微笑夸大为性需要。-P101
  24. 一致性:个体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类似行为的一致性该如何?区别性:个体的这种行为是否具有对应于该特定情境?共同反应:其他人在这种情境下出现类似行为的可能性如何?-P103
  25. 在日常生活中,那些拥有社会权力的人通常发起并控制着谈话,而这常常会导致人们高估他们的知识或智力水平。-P105
  26. 即使人们清楚地意识到某人的行为反应是自己引起的,他们仍然低估外在因素的影响。-P105

保持独处

作为一个没什么坚持能力的人,这些年唯一一直有坚持的事应该就是每天保证一到两小时的独处。

从初中到高中再至远离自己的小窝,每天都一定会抽出一点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段时间内会断开所有社交,手机静音,最多放点音乐,写字画画练琴写代码或者玩玩单机游戏等等自己的简单娱乐,无论做什么这段时间内是一定不会去理会任何人任何事。

有时候与人说起这个生活方式,得到的几乎都是不可思议,或者是“怪不得那么久不回消息以为你去做爱了”之类的回答,也有人表示尝试过但发现根本坚持不下来,诸如此类。

也许是性格使然天生如此,我好像不是一个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也一直对所谓网络喷子的行为感到费解,在大多时候更懒于与人去争辩什么。也或许是容易满足,就像亚里士多德说的那样:

“ 幸福属于那些容易感到满足的人 ”

平时上班也会与太多人打交道,头皮发麻,倒不是有什么社交障碍,只是觉得很多社交好无聊,浪费时间和精力,互相的交谈毫无裨益却不可避免。

不写了,刚好听到GAGA的million reasons, 猫叫了哈哈哈哈哈,去撸猫~

o(=•ェ•=)m

  1. Million Reasons Lady Gaga 3:25


一篇水文

这一转眼都上了半个月的班,实习期也快结束,下个月开始就要上项目,心里没什么谱。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也算符合预期,薪资待遇在二线城市也就那样,够养活自己了。

网站后台+SEM优化的工作说起来很简单(可能是处在认知曲线的巅峰,带来蜜汁自信😂),但实际操作起来最难得在于数据分析和目标人群掌控。给你10天数据,怎么分析?从哪开始分析?得到什么结论?如何对项目进行调整?调整之后怎样算是符合预期略有成效?光这些都够我学一段时间了。

都说是大数据时代,数据的价值老少皆知,但如何筛选数据,如何整理数据,如何对数据进行定量定期的分析,提取出对自己有用的数据又是一个难点。

工作只是开始,还有很多需要学需要想,刚刚开始,没有系统的理解这些知识点,网状结构还没有建立起来,学到的想到的做到的都太零散,希望再过一段时间能整合起来,打通任督二脉。

这半个月最大的噩耗莫过于家中亲人查出肝癌晚期,谁也说不准还有多久,打算下个月回去看看,癌中之王。前年太爷爷因皮肤癌离世,今年又来了一个肝癌,肝癌前期很难查出来,一旦发现基本就只剩下三六个月。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来的太突然,谁都没准备好,要是有一天我也得了不治之症,我肯定选择把这辈子没干的事都干一遍,然后去安乐死。/笑

一切意外的意外,只是因为没想到死亡来的这么突然。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疾病也是一样,来的太快谁也招架不住。原本天真的以为还有会大把时光,现在想想也不过如此,能陪伴家人的时间又能有多少,能活出自己的时间又有多少。

小时候总喜欢跟你屁股后面去钓鱼,记得那次我钓上来一条黄色的鱼,黏糊糊滑溜溜,煞有介事的给你说这条鱼一定是公的。你问我为什么,我捏着那条鱼说这个硬硬的一定是喉结。

爷爷不让买的玩具我跟你要你肯定买,玩坏的玩具和游戏盘不计其数,四驱车卡牌抢滩登陆闪点行动。。。。还有太平山庄太平湖的快艇飙的太刺激,从那是开始就觉得游艇和机车才是纯爷们的玩具。

回忆啊回忆,怕的不是倒叙,而是触景生情。

 

毕业

四年的大学总算告一段落,周围的同学在说要回顾自己四年得到什么、学到了什么。趁这两天闲下来也能好好想想这四年的点点滴滴。

总感觉这几年的生活就像是一场意外,意外之外的意外,有种死神来了的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在预示会发生的事情我却很少在意。

高二那年的一个下午,翘课陪会长刷黑庙蛋刀,聊着聊着聊到毕业,他随口问到:

”大学想来哪里上啊,要么来东北吧,来了带你玩。”

当时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也没放到心里去(内心戏:我去东北玩泥巴我在大连没有家啊啊啊啊)

“不去,太冷。”

直到后来高考填志愿,我都没有考虑过东北的学校,冬天实在太冷了,零下几十度门都不想出,看了看分数稳稳的挑了两所江南的学校,好歹离家近,气候也适应,出国的机会和交换学校也都蛮不错。然而家里一再说报个提前批吧,好歹也是个机会,本着不想争吵和尊重家长的心态便看了看提前批的学校,都是军校警校医生师范。

完了,这没一个能报的啊,又近视又宅,不想穿制服和皮鞋,军校警校首先PASS,师范的男女比例确实让人羡慕,但是想想自己上学时候把老师气得,算了算了,法医倒是有可能。不过既然是为了尊重家人意愿才报的提前批,那就报个肯定上不了的吧,不但照顾了家里的想法,到时候还不影响一本录取,小算盘打得美滋滋。拿着厚厚一本志愿参考,闭眼一指,

“XXXX学院”

手动艾特度娘,什么“5千米拉练”、“扛水管跑步”,稳了就它了,体检体侧能活下来都已经谢天谢地了,报这个能去就怪了。

果不其然,体检近视,都没到体侧就淘汰了,心里那是一个开心啊,回家开开心心等一本,Wow什么的最好玩了,鲜血与农药为了部落!塔斯丁苟。然而谁知道过了两天接到一个电话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A:喂,请问是XX同学吗?”

“B:是的,您是哪位?”

“A:这里是XX省公安厅。”

听到这我心里一惊,默默遍历了一遍最近干的事,上网没被查身份证,不偷不抢没遇到警察,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慌什么,但还是用略哆嗦的语气答应,毕竟第一次接到这种电话。

“B:您好,请问有什么事么?”

“A:这里有个中国XX学院你想来吗?”

此时大脑一片空白,WHAT?WTF?

“B:我没报这个学校啊?”

“A:就问你想不想来,想来的话写个申请,我们给你改志愿。”

志愿还能改?WTF?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B:哦哦好的,我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

其实根本不想商量,这事本来不在考虑范围内,然而接这个电话的时候老妈就在身边,这就彻底瞒不住了。一五一十的说完,好歹也是国字头的学校应该不会太差吧,提前录了也算是结束一件事可以好好玩了,综上就写了个申请。当时唯一比较在意的就是这个学校在东北而且不能选专业,总害怕到时候把我分到养狗的专业那就GG了,小时候睡觉不知道为什么腿上掉了一大块皮还不疼,一直怀疑是家里的狗子还去打了狂犬疫苗,从此对这种汪汪叫的生物充满怀疑和恐惧。

拿到通知书那天一脸懵逼,这就是通知书?谁设计的?一点文化艺术气息都没有,再配上破破烂烂的联通广告文件袋,不知道以为是快递点丢的垃圾。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中想起会长一年前说的话,

“来东北吧,来了带你玩。”

Emme,这就很尴尬了,居然真去了,于是乎一个电话打过去,

“那个,会长大人,那个我去东北上大学。“

满脑子都是「智取威虎山」里面杨子荣毛茸茸的帽子和大衣外加“猪又炖粉条”。然后得到了会长的热烈邀请,

“好啊来啊,来了联系我,带你出去highhighhigh”

嗯~ o(* ̄▽ ̄*)o这就是传说中的面基么,真刺激,指不定过两天贴吧里失踪见网友的小孩就是我(话说我内心戏还蛮丰富的,一个大老爷们长的还安全,一般出门自带荒芜光环,附近5码寸草不生,附近10码人畜不分),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基,但之前都是本地线下,这可是第一次跨省,Wooo……Cooooool…..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还记得仲夏夜那如同梦一般的夜空充满荷尔蒙的气息,咳咳…..STOP✋

开学第一个月军训发了一套训练服,从上到下黑不溜秋,屁股上还有个大大的加厚层,穿上总感觉土的掉渣渣灰,天天嚷着要脱,但直到后来看到黑人兄弟穿上等价于直接在夜幕中发动潜行,才觉得这衣服还是蛮适合的(可能是所有制服里最舒服的),真香。

军训简直丧病啊丧病,至少对我这种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去乡下只认识栗子树)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要了老命,不过好在对操场暴晒后的塑胶味过敏请多半个月的病假,成功逃过一劫。

军训快结束那会发了正儿八经的制服,一票人在票圈刷屏,然后我穿上看了看,Emme,五味杂陈,楼下保安的气质扑面而来(没有歧视的意思),算了算了,我还是适合卫衣polo衫,银鳞胸甲阿迪王这种注孤身的套装。

第一个学期,虽然对这种半军事化管理和强烈的官僚气息一万个不适应,但还是努力像往常的开学一样,争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积极参与学校活动,周末出去转转泡泡图书馆。

然而开学之后,这什么鬼地方啊,天天除了跑步就是没事叫你集合点名生怕你丢了似的,高中hentai生物老师都没这么查过人。网络安全的第一堂课居然是360杀毒,还会办打字比赛和电脑拆装比赛,突然有种时光倒流到曾经用金山打字通的时候,那时班上最漂亮的女生还坐我旁边

当时还庆幸好歹有个C语言,算法什么的应该快讲了吧,对别的没兴趣对撸码还是有兴趣的,毕竟曾经最想做到的事是混进暴雪,出现在鸣谢名单里,以前还写过一两个魔兽插件本来还对大学的课程充满信心,然而讲到冒泡就没然后了,后来问老师编译器的环境变量怎么处理,老师一句“你以后用不到的。”把我怼到懵圈。至于周末那就是借学长身份证出门左转100米,一键钟情欢迎您。

这一学期积攒了后面近四年都没消化掉的怒气值,这哪里是象牙塔嘛分明就是赫尔海姆,甚至后来还挨了个处分,原因是无假离校。😔自由自在惯的人瞬间变成笼中鸟,这比天使被砍了翅膀还难受,耿耿于怀的不是笼子本身 ,而是长久以后心里的枷锁,规则也好,世俗也罢,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最后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牢笼就是牢笼,但金丝雀从不在意。”

往后的学校生活几乎天天如此往复,自己身体难以承受的训练,无聊的集合,形式主义的教条规定,多数枯燥的课程,不透气的制服,厚重的皮鞋,安全模范的食堂吃出大蠊,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所有人都只能选择接受。唯一能脱离冰冷水泥和雕像的就只有冬天的雪,本可以存在更久,厚厚地覆盖住这里的黑色地面,却要被无情的扫去露出本就压抑的死寂。人们讨厌社会潜规则的本质,只是因为自己不是受益人。

其实四年里最受不了的就是一件事没做完被迫突然中断,然后就想不起来,后续的工作很难再接上。尤其在写代码的时候,被叫去收拾卫生莫名集合晚上熄灯种种,比云雨到一半突然家长查房还难受。

写到这想想好像很丧,但每天也的确了无新意,就像一个循环,持续四年,no break….

庆幸的是,遇到了一群狐朋狗友臭味相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四年最快乐的事都来自于此。

2014.09.05 操场,

“A:盖世英雄到来。”

“B:哎你也听力宏啊。”

“A:对啊,欧阳先生在哪。”

认识了全校最骚的人,苟了四年,虽然也有过矛盾,但都是一点零食就解决的事。

2014.10.21 门口网吧,

A:“你也打魔兽啊。“

B:”哎你也是部落嗳。“

A:”听你口音像XX那边的吧。“

B:”对哦。我是XX那里的。“

A:”好巧好巧,我老家是那里的。“

于是乎认识了米胖胖,毕业了还不远百公里坐动车来找我修电脑,感动的一塌糊涂,第一次手艺被人这么认可。

2014.11.07 第一次面基,请会长吃的羊肉烧卖,真人比我想象的高一些😂。PS,从小到大第一次感觉羊肉这么膻。

2015.12.10 经室友介绍认识了他师弟,重度中二晚期窝狗+暴雪青,ID中二到我念不下去,曾经去取快递的时候被拦住聊了半个点(天津人是真的能聊啊)。

2016.06.09 前脚刚从开发者大会回来,后面就赶上魔兽电影上映,虽然没赶上首映但也超满足,小学就听说魔兽要出电影,都快大学了才了却心愿。第一次去电影院会有如此强烈的情切感,看周周围等着检票的人,有油腻大叔清新小姐姐COS萌妹,还有拖家带口来看电影的。确认过眼神,都是艾泽拉斯的窝狗。5人小队看完电影就去网吧排排坐M永茂林地灭的死去活来。

2016.08.17 去西藏玩被扎西罩着,拉萨最强导游,还获得成就<在全球海拔最高的网吧玩Wow>,作为信仰不同的人去虽没感受到什么灵魂上的净化(可能是没什么觉悟的缘故),但是一次很棒的文化旅行,有机会下次要去试试拉萨的酒吧~

2017.04.16 人生第一绿,虽然如此,但如果你怀疑一件事,当它被证明是真的时候,反而感觉比较好。

2018.02.12 和焱哥来一次古徽州暴走团,真的是从白走到黑,走到晚上没车,每周承包塔下包子铺的人就是能走😂。复习的时候每周都要看一部烧脑的电影,然后很认真的分析逻辑错误吐槽编剧有脑泡,吵得不可开交。奶死黄旭东,巨像能对空。

2018.05.06 毕业前最后一次温泉旅行,下次再这么聚会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Continue reading “毕业”

Fitbit Charge2 一月使用体验

上月3.15入了一个Fitbit Charge2,800大洋,各种测评已经很多了,总结一个月里的实际使用感受

图片来源于网络

续航

一次性充满电,所有传感器都打开,可以使用5天左右,主要影响续航的是手环的心率传感器和蓝牙

心率传感器选择的是自动,蓝牙没找到怎么关,默认也是一直打开的

每24小时大约掉电20%左右,没有发现电量越少掉电越快的情况

如果将手环取下来静止不动,心率传感器会自动关闭,下面两个绿色的就是心率传感器


屏幕&显示

手环用的是OLED点阵屏幕,所以像素点很明显,有种10年前电子表的感觉,成像质量和卡西欧计算器差不多。

屏幕并不是触摸屏,而是类似于“震动屏”,需要敲击手环的各种位置,除了敲击屏幕还可以敲击表带

屏幕不能调节亮度,阳光下可见度还是很好的,同时带来的问题就是夜间会晃瞎眼睛😱

具有抬腕显示功能,但是不是很灵敏,标准姿势是水平翻转手腕,其他姿势的灵敏度相对较低

屏幕较软,但是裸奔惯了,学校宿舍环境一个月已经出现了几条划痕

低像素的屏幕带来高续航,作为一款主打运动手环,这个显示质量和续航的平衡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表带

表带可以自行更换,暂时没有发现表带和表盘链接处有什么松动的迹象,卡扣式的设计还是很稳固

在某宝买了一个下图一样的表带,透气性还是蛮不错的

因为手环下方传感器位置是凸起的,手环只要不要扣的太紧,留出一个小指宽的空隙便可以保证舒适且不会到处滑动

因为没有使用原装的表带,所以暂时未出现很多人反应的表带鼓泡现象


传感器&精度

机器主要传感器为 MEMS 3轴加速度计、气压式高度计、PurePulse光学心率传感器

  • 3轴加速度计:主要负责测量空间加速度,能够全面准确反映物体的运动特性,提供手环的主要功能
  • 气压式高度计:提供手环高度的测量,如计算楼层数
  • PurePulse光学心率传感器:测量心率

因为没有专业设备也没有其他手环做对比测试,只发传送门

五款Fitbit 测评——选择最适合你的运动手环

仅从日常和微信步数对比来看,手环能统计到的步数通常都低于微信统计的步数

从上次爬山来看,微信统计到32000步手环只有30000步,估计是微信把在公车上晃来晃去也统计进去了

精度目前只测试了跑步距离的统计和楼层,测试时间为一周

每天早上跑步路线是1.2KM,手环会自动测量使用者的步长,开启跑步模式后,手环数据在1.18KM~1.22KM之间浮动

楼层统计也有误差,但基本很小,宿舍在5楼,一天上下楼8次总计40层,误差一般会在3~5层左右


软件&功能

Fitbit App在各大应用市场都可以下载到,此处就不做赘述

从登陆到设置手环过程,建议全程大概位置蓝牙服务,否则在设置手环时有可能无法获取手环型号

配对设备使用Sony Xperia Z5,手环的所有设置都只能在手机上完成,手环上只能进行简单的开关和切换操作

手环可以记录数据7天的分钟级精度数据,3天的 SmartTrack数据和30天的总数据,建议每天同步一次

手环可以提供电话短信提醒,但实际测试不是每次都有同步,经常收不到提示

可以自定义表盘,有7、8种表盘可选

SmartTrack:是指用户运动时,手环会自动识别用户的运动类型,如跑步、骑单车等,但是最低要求连续运动十分钟以上才能识别,只测试过单车和跑步,识别还是蛮准确的

具有震动闹铃功能

睡眠记录功能会在你睡时记录你的睡眠情况,午休也会被记录

如果App没有打开“保持同步”功能,每次重新配对同步时间会在半分钟左右

Fitbit Charge2可以通过手机GPS记录跑步路线地图(没测试过,一般都是室内跑步)

可以在Fitbit贴吧发布账号来添加Fitbit好友督促锻炼(反正我经常被嘲讽/(ㄒoㄒ)/~~)


操作逻辑

手环只有一个按钮,操作逻辑清晰简洁,分为三种操作逻辑

  1. 敲击手环
  2. 按钮短按
  3. 按钮长按

按钮短按:用于大类间切换,如:心率→跑步→秒表

敲击手环:用于大类下小类的切换,如:跑步→举重→跑步机→椭圆机

按钮长按:用于大、小类功能开关,如:在闹铃下长按为开启或关闭按钮;在跑步下长按为开始、结束跑步模式,长按结束时都会有震动提醒

总的来说操错逻辑很简单,没有很复杂的交互,如下图横向操作为短按,纵向操作为敲击


其他

手环千万不能下水,最多只能防日常飞溅的水,洗澡一定要去下来,千万别想着泡温泉还带着,早晚洗漱建议也取下来

Fitbit 账号:snowysong@live.com

欢迎添加好友~

关于「栗子木凤凰芯」

最近身边好几个朋友好奇为什么我的blog用「栗子木凤凰芯」这个完全不符合我的“命名规则”的奇怪ID

想了想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对啊,我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啊?

按照以往的习惯,我的ID都是什么include,async等等奇奇怪怪语法🙃

开始自我回忆模式……

最早

大约07年,那时搜索还用的是Yahoo,3721,发邮件用126网易邮,第一个社交账号还是MSN,注册了第一个博客,ID:phoenix,用的应该是和讯博客。

那会还是小学生😯,这个单词是小学英语课本单词表没有的,很清楚的记得翻了很久硬汉英汉词典,虽然不知道怎么读这个单词但就是觉得很有眼缘。

小学生嘛,也没什么好写的,偶尔会被迫参加什么奇奇怪怪的作文比赛,过去太久远也忘记了账户密码,现在关于这个博客什么都搜不到,也算是不了了之了。

接下来

时间到08,09年,开始接触QQ空间、百度贴吧和魔兽世界。

那会博客还叫部落格吧,因为这个“部落”格所以玩了第一个部落牛头人萨满,当时觉得牛头人抠屁股的动作很魔性、喜感、丑萌、可爱,为了一个破图腾棒子翻山越岭,还有什么金丝换血袍的任务,那会不怎么会用插件,喊话都是用别人写好的汉化宏“一键施放”,每一个任务文本都看得很认真,但还是很挑战我的文字理解水平。

偶尔开始发发空间动态,后来沉迷QQ农场,在古老的N73上扳动摇杆“一键偷菜”😑

注册了一个百度ID:岩湖,可以很确定肯定这个ID来源于WC3中一个山丘之王的姓名文本串。

再接下来

大约到11年左右,接触到一个名为Pottermore的网站,作为一个哈迷查着字典认真做完每一道题。

J.K. Rowling阿姨把我扔到狮院顺便给了一把「硬栗木,凤凰芯,13 ¼”英寸」的魔杖。

那时刚接触剑网3,便将「栗子木凤凰芯」作为角色ID使用(虽然后来删了😥)

一根栗木魔杖

最后

介绍一下魔杖😜My wand

没错,我是奥利凡德🧐

翻译施工中…..

Chestnut

这是一种非常稀奇、多面的木材,它的特性因魔杖核芯的不同而不同 ,从而表现出许多不同的颜色。由栗木制成魔杖吸引着那些有娴熟魔法生物驯服技巧以及有斐然草药学和飞行天赋的男女巫们。然而, 当栗木与龙心弦搭配时, 它或许会在那些草率得到珍宝并沉迷其中的人中找到最佳人选。与这一说法相反的是,最高巫师法庭的连续三任继任者都拥有栗木搭配独角兽的魔杖,因为这种组合对于那些有各种正义考量的人的来说是一种偏好。

Phoenix

凤凰羽毛是极其稀有的核芯类型。它可以承受最强的魔法,尽管比起独角兽和龙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展现出它的特性。凤凰羽毛制成的魔杖具有很强的自主性,有时候甚至会按照自己的意愿主动施法,然而这是一种许多巫师都不喜欢的特质。这类魔杖在选择持有者时通常非常挑剔,同时难以被随心所欲得驯服,要获得它的忠诚更是难上加难,因为凤凰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独立且难以接近的生物。

13 ¼” in length

下面关于魔杖长度的笔记来自魔杖铸造师 加里克·奥利凡德先生:

大多数魔杖都在9~14英寸之间,虽然我也卖出过极短的魔杖(8英寸及以下)和非常长的魔杖(超过15英寸),这些情况都很罕见。在后一种情况中,一般是使用者的身体有特质才会要求过长的魔杖。然而,非常非常短的魔杖通常会选择那些性格有所缺陷的巫师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体矮小(许多小个子巫师被较长的魔杖选中)。

Unyielding flexibility

下面关于魔杖柔韧性的笔记来自魔杖铸造师 加里克·奥利凡德先生:

魔杖的柔性和刚性代表了魔杖在使用者发生变换时的适应程度和自愿程度,这个因素不应从魔杖的木制、核心、长度以及持有者的经历和魔法风格中单独分开来考虑,所有这些因素的结合使每一把魔杖都独一无二。

渣渣翻译结束🤪

(Lyrics)アイロニ

少し歩き疲れたんだ,

有些走累了啊,

少し歩き疲れたんだ,

有些走累了呢,

月並みな表現(ひょうげん)だけど,

雖然以那麼平凡的表現,

人生(じんせい)とかいう長い道を,

來形容人生漫長的道路,

少し休みたいんだ,

想稍稍休息下呢,

少し休みたいんだけど,

虽然想稍稍休息一下,

時間は刻一刻(こくいっこく)残酷と,

可是時間每時每刻都這樣殘酷,

私を 引っぱっていくんだ,

將我 緊拖著前行,

うまくいきそうなんだけど,

雖然看似順利地進行著,

うまくいかないことばかりで,

但其實全是不順利的事,

迂闊(うかつ)にも泣いてしまいそうになる,

因此一塌糊塗地哭起來,

情(なさ)けない本当にな,

真是丟人呢,

惨(みじ)めな気持なんか,

這樣悲慘的感受,

嫌というほど味わってきたし,

已經不想再次體驗到了,

とっくに悔しさなんてものは,

明明應該將悔恨之類的,

捨ててきたはずなのに,

早早丟棄掉,

絶望抱くほど 悪いわけじゃないけど,雖然也不是感到絕望般 那樣差勁,

欲しいものは いつも少し手には届かない,

但是想要的東西 卻永遠得不到手。

考完试出来推这首歌

四年的警校生活就快结束了

也许在旁人看起来很顺利就签掉工作很幸运吧

没人知道这背后究竟经历了什么,也没人知道迈出这一步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改变从来不意味着好坏,但一定意味着不同

一首听起来很平淡又有点略丧的歌

写在离开的时候

所谓的大学生活过去了第一个半年,就像在拍电影一般,没有浮夸的演技,没有老道的编剧,没有诱人的男主女主,却总是会有一种很虚无,不真实的感觉,一种心底隐隐的不安。

这是一所奇怪的学校,宿舍没网线,没有和蔼可亲的楼管欧巴,四处可见的男版阿巴桑,全校情侣装,考前高呼团结就是力量的奇葩地方。

这里姑且不算是大学,也有过时间去感受过别的大学。

阴暗的小树林,勾肩搭背的长椅,接着夜色的掩护图谋不轨。人来人往尘土飞扬,眼中的无知,迷茫,凌乱,欲望,青春的脸上浮现出不该有的笑容,背影的成熟也不过是用成人外衣覆盖的幼稚与无知。
急匆匆穿行的人,色,不相同。

所谓大学,本应是现行体制下的最高学府,如今却沦为校园与社会接轨的道口,每个大学的校长,充其量也就是各怀鬼胎的扳道工,相对纯净的高中生进入了一个类似社会却不是的地方,类似学校却不是的地方。迷茫无措,可想而知。

在这里,多少人第一次 拥有了自己独立的时间,相对独立的经济,相对不为家人所知的欲望。就好比充满气的气球,一瞬间被扎破,只会到处乱飞一样。人,各有体。

多少人怀着不用整日穿校服的欣喜 踏入大学,多少人抱着可以放肆打游戏的心态进入这里,为了找对象的,为了赚钱的,为了找工作的,so on。。。。。

这里的人,也不再是纯粹的学生,可以理解为社会人做着学生的事,或者说,学生在冒充社会人。

金钱与性别的区分逐渐明显,等级的差距日益扩大,有人会端着部长社长的位置对你耀武扬威指手画脚顺便不假思索的否决你的意见,有人会各种物质来寻求连任甚至更多,有人却嗤之以鼻。人与人价值观的区分也日益显著。

在大学里,多少的青春蒙上了社会的阴影,多少的学识被利益驱使,多少人,开始被孔老夫子的厚黑学慢慢笼罩。

《大学》曾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不能明德,不能至善,又何以治学。

忽然想到一个很有名的例子:记者问放羊娃,放羊做啥?赚钱。赚钱做啥?娶媳妇?娶媳妇干啥?生孩子。生孩子做啥?放羊。很多人听到是都不屑的笑了,可如果是我们呢?记者问大学生,上大学做啥?找好工作。找好工作干啥?赚钱。赚钱做啥?娶媳妇。娶媳妇做啥?生孩子。生孩子做啥?上大学。我们用戏谑的嘴角嘲笑他们的愚蠢,却不知我们正一步一步重复着他们的路。

也许有人会说,你这是扯淡。

可是,在你选择院校,乃至专业时,听到最多是什么?不是你有没兴趣,而是就业率,是不是985.211?毕业以后能找到好工作么?

会有一些人,抱着自己的梦想来到校园,为之努力,位置奋斗,到最后却发现他的论文通过了你的没通过是因为他和教授的私交不错,同样是相似性检验明明是自己写的却没有通过时,又会怎么想,又有多少人会在此时仍能坚持,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莫名其妙的挫折后仍能保持自己的理想?

青春的热情撞到现实的冰冷,不过是头破血流的伤疤而已。

血气方刚的冲动在没有约束的环境下也总会导致悲剧的发生,懵懵懂懂的年少却成了欲望的深渊。

在不该迷恋成人世界的年纪爱上了灯红酒绿,拿着父母的工资时常光顾于红灯区,在性与爱之间无法抉择迷失自我。当曾经义务教育阶段缺失的德育和对价值观的树立出现差错,现在要在一个没有约束与半自由的环境下要重新树立更是难上加难。

想起那本被翻了七年的《在路上》,凯鲁亚克在书中所塑造的人物经历,被称为垮掉一代的年轻人,他们在美洲辽阔的大陆上开着快车无休止地往返奔波,就因为他们在寻求本能的释放、自我的表达和精神的自由。他们吸毒、放纵性行为、沉浸于爵士乐,而脱光衣服,赤身裸体,则是他们摆脱束缚的象征性行为。

垮掉一代。呵呵哒

说好了今早的月亮最圆,窗外却仍是黑乎乎一片,远处的灯光忽影忽现,手机开始提醒中度污染,不知是眼镜沾了太多你的眼泪还是窗外PM超标。想起之前柴静的穹顶之下,头条却成了中石油的某人开始反驳柴静,又有人添油加醋开始抨击她炒作妈妈身份,一片混乱。

几个小时后再吃一次牛肉面,喝一次氨氮水,不枉人世走一遭,来世在作兰州人。

还是去享受一小时几毛钱的廉价娱乐吧,嘴边又开始哼哼:让斑鼠的怒吼,焚化天朝的自由,爱玩火法的火法的火法的火法的。。。。姐抵的不是抗,是甜蜜的忧伤。。。。

Life su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