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0

2020年2月20日 1 作者 snowysong@live.com
阅读需要1分钟

感觉这次可以当做一个大型社会心理实验看。
比如管轶事件中把其曾经的某个特征泛化形成整体印象的晕轮效应。

  1. 关于谣言和辟谣,只能说大多数非营销式的谣言并没有主观恶意,而辟谣的话却同样无从查证是否描述的是真相,群众只能通过谣言与辟谣发布单位是否权威来判断信息的可信度,而当信息传播媒介发生变化时,这两者的成本和可信度都在降低。
  2. 关于舆论,在个人生活中受到挫折与困难不能解决的前提下,如果舆论和个人的需要、愿望相近时,则其传播速度与广度就会大幅增加,否则相反。群众的激烈情绪是无法压抑的,一旦接受了某种舆论,就会带着浓厚的情绪色彩将其加以扩散。
  3. 关于阴谋论,在无法确认阴谋本身是否是事实的情况下,当内部矛盾日渐冲突难以缓和,将这些情绪向外导出,典型的替罪羊攻击。
  4. 关于迷信,迷信本身是贬义词用在这里并不合理,这是一种原始化回归的现象,迷信心理可能会随着灾难的持续而加重,往往会发展成为具有一定范围社会危害的言论或行为。

以上,很多地方感觉前提不明确或者不严谨,并不能完全解释,还有很多要学,包括解释本身也带着很强的个人认知倾向。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