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stars

2019年12月12日 0 作者 snowysong@live.com
阅读需要1分钟

休假结束回来上班,准确描述应该是:

我的肉体已经在工作,而灵魂还在翻雪山

——列夫·沃硕德

本次云南之行最大的遗憾应该是季节不对,拍摄银河的角度不佳,天鹰座在头顶,加之宿营点不好,在泸沽湖正北方,拍摄星轨的角度也不佳,冬季的气象条件倒是不错,小熊座刚好位于泸沽湖正北方的石子山后,最佳拍摄星轨位置应该是在湖南边的大洛水村码头位置,由南向北,正好对着极轴。背景为星空,前景为山水,画面也较为简洁,层次感会好很多。

要不是因为丽宁公路的建成,从丽江到泸沽湖可能会需要9个小时,且“金沙江28弯”路况不佳,游客稀少和开发程度低保证了泸沽湖地区光污染轻微这一观星的重要条件,高海拔也使该地区的云气条件处在一个较为通透的条件下,大多数情况下星空的肉眼可见程度非常高。

在后山站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拍出了一张大概勉强能看的星轨,要不是因为准备不足太冷站不住,应该还能使尾迹更长更好看。

泸沽湖北侧后山拍摄

A7M2/Zenitar 16mm fisheye

其实每次站在星空下,都会使我产生一种强烈的空间感,背靠群山面拥湖水,银河在你头顶斗转星移,一直以来认为人造光和高楼割裂了人类与星空的联系,而城市坚硬的地面撕裂了人类与大地的联系,哲学家康德说过:

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够震撼人们的心灵:

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

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星河灿烂,当仰望浩瀚宇宙时,每一点星光都是来自宇宙深处亿万光年的问候。

曾经看到《near centaurus》这部纪录片时,星空旋转的景象给人太多震撼,世间万物不过源于宇宙的尘埃,最终又归于尘埃,随着每一缕风四下飘散,我们不过是沧海一粟,我们适应世界,我们改变世界。

最后用一段文明6CG里的文本作为结尾吧,反正想到哪写到哪😂

It is the nature of humankind to push itself toward the horizon.

人类的天性就是不断地推动自己越过新的边界。

We test our limits,we face our fears,we rise to the challenge,and become something greater than ourselves.

我们考验极限,我们直面恐惧,我们奋起迎接挑战,最终,我们将成为超越自身的存在。

— Civilization VI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