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4000向上

2016年7月20日 0 作者 snowysong@live.com
阅读需要1分钟

Part 0 兰州-拉萨

2016.08.20–2016.08.21

本来说好了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去西藏玩半个月,准备了两周却临时意外只剩我一个人,告别了父老乡亲和小女票以后便一人踏上西行的火车。

都说过了格尔木就会开始出现明显的高原反应,然而暂时我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一直好奇电视里出现的青藏线车厢内的吸氧管是怎么用的,之前估计会和医院的输氧装置一样的用法,然而事实居然是乘务员把所有的氧气管拔掉使喷口直接对着车厢内灌氧气😮,凑过去闻了闻氧气浓度还没有医院的高。

随着海拔增加,晚上的睡眠明显不如平时安稳,21号凌晨4点左右就醒了。下铺两个人吐得一塌糊涂,据说他们以前是二级运动员,准备进藏提前喝了一个多月的藏红花泡水。也听闻了一种说法,藏红花是增加血液中血红细胞携带氧气的能力,体质越好的人需要的氧气越多,高原反应越明显

早晨6点左右经过唐古拉山口,这里是青藏线海拔最高的地方,沿线两旁的山峰并不高却已经有一半淹没在云层里。时差原因天色只有微亮,两旁蜿蜒曲折的公路线隐约可见,山口的终年积雪、飘渺的云峰和晦暗的天色居然给人以江南烟雨才有的朦胧美感。

Part 1 拉萨

2016.08.21

大约21号中午左右到达拉萨站,当天只穿了一件短袖和防晒衣,刚下车能感觉到一丝凉意,正在纠结要不要换冲锋衣,高原的太阳成功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还戴上了帽子涂了防晒霜。

一下车就联系拉萨的同学扎西,然而无人接听😭,蹭吃蹭喝的想法破灭了,找了一个相对便宜点的私人旅馆,在区地面卫星接收站附近,一晚上200大洋。
坐公交去旅店的时害怕打车被宰决定坐公交车,然而这直接导致当天所有计划泡汤。

等公车的时间超乎想象,车站等车的人也多到超乎想象,背着超大登山包站着等了差不多1个多小时,总算来了一辆挤满人的车。如果说看到那辆车的时候仿佛看到圣光,那么上车以后就是圣光熄灭了😵。

背着一个大包站着实在是要命啊啊啊啊,挤在一堆人中间根本没有办法转身,抓着把手一个刹车基本就是扯断胳膊的节奏。就在我准备在逆风局中打出GG的时候,一个年轻的藏族妹子用不怎么流利的汉语问我要不要把包放在她前面,我一脸惊诧的看着她下意识的就把包给她了,没错,大脑几乎宕机,在内地怎么肯把包给陌生人😨。她接过包放在她前面的一个用蛇皮袋包裹的大箱子上,瞬间感觉长高了不少。

车厢里一直弥漫着一种不一样的味道,一种像是被太阳暴晒后的酥油的味道,不浓烈但是绵长,再加之我本身有乳糖不耐受症,一点点的奶香都能被放大到无比好闻,就像在兰州的大街小巷闻到牛肉散发出来的奶香然而其他人什么都没闻到😑

一路和漂亮卓玛聊的很开心,然后就下错站了🤨,路程还有几公里。一想到等公车的时间就决定还是按地图走过去。拉萨的天气很奇怪,前几秒还是晴空万里,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就突然下太阳雨,然后越下越大直到天黑。

走到旅店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由于下雨看起来已经天黑,这时候扎西打电话告诉我下午在打球没有看手机😮问我到哪了晚上要不要出来到布达拉宫广场转转,我摸着膝盖笑着放弃了今天剩下的计划😥,我也很想去啊我也很绝望啊啊啊。

旅店是个四川人开的小二楼,房间不算多,十间不到,挑了一间二楼朝阳的房间,外面有个露天平台,上面养了不少花花草草。周围都是平房。不远处的经幡在电闪雷鸣中摇来晃去。房间的陈设有点旧,不算精致但也种类齐全,藏式气息的小桌子和盆架也算增添了不少气氛。拉萨城区很多地方洗澡的热水只能靠太阳能,像这种下雨天水基本不会太热,好在是夏天冷一点也没所谓。

洗完澡躺了一会仿佛buff满满,雨也小了不少,看时间还早,鬼使神差的决定去离得最近的大昭寺看看。

一路上因为自己的新教徒身份不停地担心去寺庙参观会不会冲突,不停地做思想斗争,「圣经」出埃及记说过: “上帝是独一真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不可跪拜那些偶像。最后还是心想算了我信心蛮强大的,我只是来感受西藏文化和找同学玩的,没问题~解决思想负担以后轻松多了。

和其他很多的景点一样,大昭寺附近的广场也有了很多商业化元素,但还是有很多以前的老房子修整后开作店面,环大昭寺内中心的释迦牟尼佛殿一圈称为“囊廓”,环大昭寺外墙一圈称为“八廓”,大昭寺辐射出的街道叫“八廓街”即八角街。以大昭寺为中心,将布达拉宫、药王山、小昭寺包括进来的一大圈称为“林廓”。这从内到外的三个环型,便是藏民们行转经仪式的路线。饶囊廓一圈有一条用不同材质铺成的道路,约有1米宽,雨后的地面依然潮湿,却依然不影响绕大昭寺磕长头的信徒,他们绕着大昭寺呈顺时针匍匐,遇经幡柱会绕行数圈,口中念六字真言。

藏传佛教认为,对佛和佛法的崇敬,身、语、意三者缺一不可。磕长头的信徒在其五体投地的时候,为身敬;口中不断念诵经文,便是语敬;心中不断想着佛,为意敬。身、语、意三者的同意在磕长头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据说大昭寺内供奉着文成公主当年从长安带去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金像,相传佛祖在世时,其弟子按其奶妈指点塑了8岁、12岁和25岁三尊金像并由佛祖亲自开光,8岁金像已遭毁损,现存于小昭寺,25岁金像远在印度,因此大昭寺内的12岁金像就变得十分珍贵。

大昭寺内的佛像每年都会刷一层金漆,藏民视佛祖金像为佛祖本尊,千里迢迢从各地到大昭寺朝圣,磕长头需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遇河流,须涉水、渡船,信徒会在岸边先磕足与河宽齐平的长头,再行过河。晚间休息后,会从昨日结束的地方继续开始。

大昭寺内有一棵柱上嵌着的许多牙齿,此柱被称为牙柱。这些黄牙是磕长头的信徒死在朝圣途中,由他们的亲人或同行的人敲下牙齿,送进大昭镶在柱上的,表示死者已到圣城虽无佛缘也将永颂佛德。

—————未完待续——————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