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2018年7月5日 0 作者 snowysong@live.com
阅读需要1分钟

四年的大学总算告一段落,周围的同学在说要回顾自己四年得到什么、学到了什么。趁这两天闲下来也能好好想想这四年的点点滴滴。

总感觉这几年的生活就像是一场意外,意外之外的意外,有种死神来了的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在预示会发生的事情我却很少在意。

高二那年的一个下午,翘课陪会长刷黑庙蛋刀,聊着聊着聊到毕业,他随口问到:

”大学想来哪里上啊,要么来东北吧,来了带你玩。”

当时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也没放到心里去(内心戏:我去东北玩泥巴我在大连没有家啊啊啊啊)

“不去,太冷。”

直到后来高考填志愿,我都没有考虑过东北的学校,冬天实在太冷了,零下几十度门都不想出,看了看分数稳稳的挑了两所江南的学校,好歹离家近,气候也适应,出国的机会和交换学校也都蛮不错。然而家里一再说报个提前批吧,好歹也是个机会,本着不想争吵和尊重家长的心态便看了看提前批的学校,都是军校警校医生师范。

完了,这没一个能报的啊,又近视又宅,不想穿制服和皮鞋,军校警校首先PASS,师范的男女比例确实让人羡慕,但是想想自己上学时候把老师气得,算了算了,法医倒是有可能。不过既然是为了尊重家人意愿才报的提前批,那就报个肯定上不了的吧,不但照顾了家里的想法,到时候还不影响一本录取,小算盘打得美滋滋。拿着厚厚一本志愿参考,闭眼一指,

“XXXX学院”

手动艾特度娘,什么“5千米拉练”、“扛水管跑步”,稳了就它了,体检体侧能活下来都已经谢天谢地了,报这个能去就怪了。

果不其然,体检近视,都没到体侧就淘汰了,心里那是一个开心啊,回家开开心心等一本,Wow什么的最好玩了,鲜血与农药为了部落!塔斯丁苟。然而谁知道过了两天接到一个电话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A:喂,请问是XX同学吗?”

“B:是的,您是哪位?”

“A:这里是XX省公安厅。”

听到这我心里一惊,默默遍历了一遍最近干的事,上网没被查身份证,不偷不抢没遇到警察,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慌什么,但还是用略哆嗦的语气答应,毕竟第一次接到这种电话。

“B:您好,请问有什么事么?”

“A:这里有个中国XX学院你想来吗?”

此时大脑一片空白,WHAT?WTF?

“B:我没报这个学校啊?”

“A:就问你想不想来,想来的话写个申请,我们给你改志愿。”

志愿还能改?WTF?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B:哦哦好的,我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

其实根本不想商量,这事本来不在考虑范围内,然而接这个电话的时候老妈就在身边,这就彻底瞒不住了。一五一十的说完,好歹也是国字头的学校应该不会太差吧,提前录了也算是结束一件事可以好好玩了,综上就写了个申请。当时唯一比较在意的就是这个学校在东北而且不能选专业,总害怕到时候把我分到养狗的专业那就GG了,小时候睡觉不知道为什么腿上掉了一大块皮还不疼,一直怀疑是家里的狗子还去打了狂犬疫苗,从此对这种汪汪叫的生物充满怀疑和恐惧。

拿到通知书那天一脸懵逼,这就是通知书?谁设计的?一点文化艺术气息都没有,再配上破破烂烂的联通广告文件袋,不知道以为是快递点丢的垃圾。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中想起会长一年前说的话,

“来东北吧,来了带你玩。”

Emme,这就很尴尬了,居然真去了,于是乎一个电话打过去,

“那个,会长大人,那个我去东北上大学。“

满脑子都是「智取威虎山」里面杨子荣毛茸茸的帽子和大衣外加“猪又炖粉条”。然后得到了会长的热烈邀请,

“好啊来啊,来了联系我,带你出去highhighhigh”

嗯~ o(* ̄▽ ̄*)o这就是传说中的面基么,真刺激,指不定过两天贴吧里失踪见网友的小孩就是我(话说我内心戏还蛮丰富的,一个大老爷们长的还安全,一般出门自带荒芜光环,附近5码寸草不生,附近10码人畜不分),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基,但之前都是本地线下,这可是第一次跨省,Wooo……Cooooool…..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还记得仲夏夜那如同梦一般的夜空充满荷尔蒙的气息,咳咳…..STOP✋

开学第一个月军训发了一套训练服,从上到下黑不溜秋,屁股上还有个大大的加厚层,穿上总感觉土的掉渣渣灰,天天嚷着要脱,但直到后来看到黑人兄弟穿上等价于直接在夜幕中发动潜行,才觉得这衣服还是蛮适合的(可能是所有制服里最舒服的),真香。

军训简直丧病啊丧病,至少对我这种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去乡下只认识栗子树)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要了老命,不过好在对操场暴晒后的塑胶味过敏请多半个月的病假,成功逃过一劫。

军训快结束那会发了正儿八经的制服,一票人在票圈刷屏,然后我穿上看了看,Emme,五味杂陈,楼下保安的气质扑面而来(没有歧视的意思),算了算了,我还是适合卫衣polo衫,银鳞胸甲阿迪王这种注孤身的套装。

第一个学期,虽然对这种半军事化管理和强烈的官僚气息一万个不适应,但还是努力像往常的开学一样,争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积极参与学校活动,周末出去转转泡泡图书馆。

然而开学之后,这什么鬼地方啊,天天除了跑步就是没事叫你集合点名生怕你丢了似的,高中hentai生物老师都没这么查过人。网络安全的第一堂课居然是360杀毒,还会办打字比赛和电脑拆装比赛,突然有种时光倒流到曾经用金山打字通的时候,那时班上最漂亮的女生还坐我旁边

当时还庆幸好歹有个C语言,算法什么的应该快讲了吧,对别的没兴趣对撸码还是有兴趣的,毕竟曾经最想做到的事是混进暴雪,出现在鸣谢名单里,以前还写过一两个魔兽插件本来还对大学的课程充满信心,然而讲到冒泡就没然后了,后来问老师编译器的环境变量怎么处理,老师一句“你以后用不到的。”把我怼到懵圈。至于周末那就是借学长身份证出门左转100米,一键钟情欢迎您。

这一学期积攒了后面近四年都没消化掉的怒气值,这哪里是象牙塔嘛分明就是赫尔海姆,甚至后来还挨了个处分,原因是无假离校。😔自由自在惯的人瞬间变成笼中鸟,这比天使被砍了翅膀还难受,耿耿于怀的不是笼子本身 ,而是长久以后心里的枷锁,规则也好,世俗也罢,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最后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牢笼就是牢笼,但金丝雀从不在意。”

往后的学校生活几乎天天如此往复,自己身体难以承受的训练,无聊的集合,形式主义的教条规定,多数枯燥的课程,不透气的制服,厚重的皮鞋,安全模范的食堂吃出大蠊,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所有人都只能选择接受。唯一能脱离冰冷水泥和雕像的就只有冬天的雪,本可以存在更久,厚厚地覆盖住这里的黑色地面,却要被无情的扫去露出本就压抑的死寂。人们讨厌社会潜规则的本质,只是因为自己不是受益人。

其实四年里最受不了的就是一件事没做完被迫突然中断,然后就想不起来,后续的工作很难再接上。尤其在写代码的时候,被叫去收拾卫生莫名集合晚上熄灯种种,比云雨到一半突然家长查房还难受。

写到这想想好像很丧,但每天也的确了无新意,就像一个循环,持续四年,no break….

庆幸的是,遇到了一群狐朋狗友臭味相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四年最快乐的事都来自于此。

2014.09.05 操场,

“A:盖世英雄到来。”

“B:哎你也听力宏啊。”

“A:对啊,欧阳先生在哪。”

认识了全校最骚的人,苟了四年,虽然也有过矛盾,但都是一点零食就解决的事。

2014.10.21 门口网吧,

A:“你也打魔兽啊。“

B:”哎你也是部落嗳。“

A:”听你口音像XX那边的吧。“

B:”对哦。我是XX那里的。“

A:”好巧好巧,我老家是那里的。“

于是乎认识了米胖胖,毕业了还不远百公里坐动车来找我修电脑,感动的一塌糊涂,第一次手艺被人这么认可。

2014.11.07 第一次面基,请会长吃的羊肉烧卖,真人比我想象的高一些😂。PS,从小到大第一次感觉羊肉这么膻。

2015.12.10 经室友介绍认识了他师弟,重度中二晚期窝狗+暴雪青,ID中二到我念不下去,曾经去取快递的时候被拦住聊了半个点(天津人是真的能聊啊)。

2016.06.09 前脚刚从开发者大会回来,后面就赶上魔兽电影上映,虽然没赶上首映但也超满足,小学就听说魔兽要出电影,都快大学了才了却心愿。第一次去电影院会有如此强烈的情切感,看周周围等着检票的人,有油腻大叔清新小姐姐COS萌妹,还有拖家带口来看电影的。确认过眼神,都是艾泽拉斯的窝狗。5人小队看完电影就去网吧排排坐M永茂林地灭的死去活来。

2016.08.17 去西藏玩被扎西罩着,拉萨最强导游,还获得成就<在全球海拔最高的网吧玩Wow>,作为信仰不同的人去虽没感受到什么灵魂上的净化(可能是没什么觉悟的缘故),但是一次很棒的文化旅行,有机会下次要去试试拉萨的酒吧~

2017.04.16 人生第一绿,虽然如此,但如果你怀疑一件事,当它被证明是真的时候,反而感觉比较好。

2018.02.12 和焱哥来一次古徽州暴走团,真的是从白走到黑,走到晚上没车,每周承包塔下包子铺的人就是能走😂。复习的时候每周都要看一部烧脑的电影,然后很认真的分析逻辑错误吐槽编剧有脑泡,吵得不可开交。奶死黄旭东,巨像能对空。

2018.05.06 毕业前最后一次温泉旅行,下次再这么聚会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最后,因为身体原因体育没及格,学校不给毕业证,本以为签了企业总算能摆脱系统的约束,好歹自由度高一点,现在没有毕业证也是凉凉,不过也总算有机会做点自己想做的事,不论是继续考研还是创业,总得向前看,久远的争执与痛苦已不可辨,它们的力量仅来自于执念。虽然最喜欢的事情是写代码和没事画两笔,可能是喜欢无拘无束创造自己乌托邦的过程,也可能是喜欢成竹在胸按照自己设计好的目标一步一步实现的快感,亦或其他。

“若要做,那便做,还要什么理由?”

也许日后从事的职业都与梦想无关,“梦想不一定会实现,也不是坚持就可以实现,但是,我觉得没有白做的梦,一个也没有。”

“愿勇气如箭矢般笔直,初心永在,一往无前。”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