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2018年12月16日 1 作者 snowysong@live.com
阅读需要1分钟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
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56
所有有意识的行为,都只不过是遗传基因控制下的无意识深渊中的隐秘心理活动的产物,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能够在他的有生之年一窥潜意识的暗黑世界的真相——积淤在这个深层次结构之中的,是生物无数个世代传承相递的不计其数的共同特征,正是这些永远也不为我们所知的共同特征构成了一个种族的先天秉性。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94
数量在人类社会中会经常性地产生一种充足的理由。处于群体中的个人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正义”力量,对他们来说群体就是正义,数量就是道理;即便不然,群体中的人也会有一种“法不责众”的想法,因而他们在行动时就表现得理直气壮。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96
但是当群体中的每一个人都处于孤零零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96
孤零零的单独个体的时候,后天的教育与内心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97
的良知都对他起着约束作用,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对自己的这种本能行为加以控制。但是群体的力量却让人们解脱了这些约束与羁绊——无论是后天教育养成的,还是先天的良知所意识到的——他没有什么理由再约束自己,更无法控制内心的放纵与不羁。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389
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500
但如果把一个民族的命运全部维系在过分本能的情绪表达上的话,那无异于在悬崖漫步,说不定哪天就会跌入深渊。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609
第一个阶段是自我意识模糊;第二个阶段是独立思考能力下降;第三个阶段是判断力与逻辑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趋同一致;第四个阶段是残存的智力品质被彻底吞噬。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830
群体埋葬了所有的怀疑精神与独立意识,他们只臣服于激烈的言辞、虚假的形象!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980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群体是用形象来思维的,并且容易夸张,容易陷入极端。正因为如此,想要某一种观念对群体产生有效的影响,它就必须披上形象化的外衣。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007
旧观念很难被消除,对待同一个明显的道理,有理性的人或许会接受,但是换成缺乏理性的人,则很快会被他无意识的自我带回原来的观点。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032
群体推理的特点,是把彼此不同、只是表面相似的事物搅在一起,并且立刻把具体的事物普遍化。因此不妨这样说,他们并不推理或只会错误地推理,并且绝不会受到推理过程的影响。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109
第一,采取的形式必须是令人吃惊的鲜明形象。第二,一定不要做任何多余的解释,只要再列出几个不同寻常或神奇的事实就足够了。
 第一卷 群体心理 > 位置 1122
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只有对它们进行浓缩加工,它们才会形成令人瞠目结舌的惊人形象。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 位置 1312
既然制度和政府都是民族的产物,这就决定了它绝对不可能创造某个时代,只能被这个时代所创造。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 位置 1354
这种基础认为,智力是通过一心学好教科书来提高的,只要一个人的成绩足够好,那么他的智力就会获得稳步提高。
由于接受了这种观点,人们便尽可能强化许多手册中的知识。从小学到离开大学,一个年轻人只能死记硬背书本,他的独立思考能力和个人意识从来派不上用场。受教育对于他来说就是背书和服从。
如果这种应试教育仅仅是无用,人们还可以对孩子们示以同情,因为虽然没在小学里从事必要的学习,但好歹还被教会了一些科劳泰尔后裔的族谱、纽斯特里亚和奥斯特拉西亚之间的冲突或动物分类之类的知识。然而,制度造成的危险要远比这个严重得多,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它使服从它的人强烈地厌恶自己的生活状态,极想逃之夭夭。应试教育的结果是:工人不想再做工人,农民不想再当农民,而大多数中产阶级,除了吃国家职员这碗饭外,不想让他们的儿子从事任何别的职业。学习的唯一目的不是让人为生活做好准备,而是只打算让他们从事政府职业,在这样的行当里想要取得成功,根本无需任何必要的自我定向,或表现出哪怕一丁点个人的主动性。
说到底,应试教育制度在社会等级的最底层创造了一支无产阶级大军,这个群体对自己的命运愤愤不平,随时都想起来造反。而在最高层,它又培养出一群轻浮的权贵阶级。他们既多疑又轻信,对国家抱着迷信般的信任,把它视同天道,却又时时不忘对它表示敌意,总是把自己的过错推给政府,然而离开了当局的干涉,他们便一事无成。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 位置 1652
不客气地说,大多数人,尤其是群众中的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行业之外,对任何问题都没有清楚而合理的想法。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 位置 1738
拿破仑曾经说过,极为重要的修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重复。而另外一句谚语也说,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 位置 2064
对于政府来说,政客们别说是引导各种意见,就是追赶意见还怕来不及。政客们琢磨不透某种意见究竟会引发什么后果,这使得政府开始害怕来自民间的意见,有时甚至变成了极度的恐惧,这使得政府的政策不能稳固,飘忽不定。
0 0 vote
Article Rating